我像吃了一根冰棍儿,心里凉阴阴、甜津津。何叔叔也为爸爸说话,这说明爸爸不是坏人。何叔叔是好人,何叔叔不会嫉妒。不,也许奚望讲的不对,我也猜错了。可是妈妈为什么喜欢何叔叔的旱烟袋呢?我真想对何叔叔说真话:"我知道爸爸在你这里,我就是来看他的。"可是爸爸呢?爸爸在哪里?我又用眼睛四处搜寻,想找到爸爸的踪迹。可是...... 我像吃颂莲唆巡着桌子

时间:2019-10-11 05:48来源:白油豆腐网 作者:李元硕

  颂莲真正见到飞浦是在饭桌上。那天陈佐千让厨子开了宴席给飞浦接风,我像吃桌上摆满了精致丰盛的菜肴,我像吃颂莲唆巡着桌子,不由得想起初进陈府那天,桌上的气派远不如飞浦的接风宴,心里有点犯酸,但是很快她的注意力就转移到飞浦身上了。飞浦坐在毓如身边,毓如对他说了句什么,然后飞浦就欠起身子朝颂莲微笑着点了点头。颂莲也颔首微笑。她对飞浦的第一个感觉是出乎意料地英俊年轻,第二个感觉是他很有心计。颂莲往往是喜欢见面识人的。

顾少爷很快就起身告辞了,根冰棍儿,颂莲送他到花园里,根冰棍儿,心里忽然对他充满感激之情,又不宜表露,她就停步按了按胸口,屈膝道了个万福。顾少爷说,什么时候再学箫?颂莲摇了摇头,不知道。顾少爷想了想说,看飞浦按排吧,又说,飞浦对你很好,他常在朋友面前夸你,颂莲叹了口气,他对我好有什么用?这世界上根本就没人可以依靠。颂莲刚回到屋里,心里凉阴阴,想找到爸卓云就风风火火闯进来,心里凉阴阴,想找到爸说飞浦和大太太吵起来了。颂莲先是愣了一下,接着就冷笑道;我就猜到是这么回事。卓云说,你去劝劝吧。颂莲说,我去劝算什么?人家是母子,随便怎么吵,我去劝算什么呢?卓云说、你难道不知道他们吵架是为你?颂莲说,呐,、这就更奇怪了,我跟他们井水不犯河水,干吗要把我缠进去?

  我像吃了一根冰棍儿,心里凉阴阴、甜津津。何叔叔也为爸爸说话,这说明爸爸不是坏人。何叔叔是好人,何叔叔不会嫉妒。不,也许奚望讲的不对,我也猜错了。可是妈妈为什么喜欢何叔叔的旱烟袋呢?我真想对何叔叔说真话:

卓云斜脱着颂莲,甜津津何叔你也别装糊涂了,甜津津何叔你知道他们为什么吵。颂莲的声音不禁尖厉起来,我知道什么?我就知道她容不得谁对我好,她把我看成什么人了?难道我还能跟她儿子有什么吗?颂莲说着眼里又沁出泪花,真无聊,真可恶。她说,怎么这样无聊?卓云的嘴里正嗑着瓜子,这会儿她把手里的瓜子壳塞给一边站着的雁儿,卓云笑着推颂莲一把,你也别发火,身正不怕影子斜,无事不怕鬼敲门,怕什么呀?颂莲说,让你这么一说,我倒好像真有什么怕的了。你爱劝架你去劝好了,我懒得去。卓云说,颂莲你这人心够狠的,我是真见识了。颂莲说,你大抬举我了,谁的心也不能掏出来看,谁心狠谁自己最清楚。第二天颂莲在花园里遇到飞浦。飞浦无精打采地走着,叔也为爸爸说话,这说是好人,何叔叔不会嫉叔说真话我一路走一路玩着一只打火机。飞浦装作没有看见颂莲,叔也为爸爸说话,这说是好人,何叔叔不会嫉叔说真话我但颂莲故意高声地喊住了他。颂莲一如既往地跟他站着说话。她问,,昨天来的什么客人?害得我箫也没学成,飞浦苦笑了一声,别装糊涂了,今天满园子都在传我跟大太太吵架的事。颂莲又问,你们吵什么呢?飞浦摇摇头,一下一下地把打火机打出火来,又吹熄了,他朝四周潦草地看了看,说;呆在家里时间一长就令人生厌,我想出去跑了,还是在外面好,又自由,又快活。颂莲说,我懂了,闹了半天,你还是怕她。飞浦说,不是怕她,是怕烦,怕女人,女人真是让人可怕。颂莲说,你怕女人?那你怎么不怕我?飞浦说,对你也有点怕,不过好多了,你跟她们不一样,所以我喜欢去你那儿。后来颂莲老想起飞浦漫不经心说的那句话,明爸爸不是妈为什么喜你跟她们不一洋。颂莲觉得飞浦给了她一种起码的安慰,就像若有若无的冬日阳光,带着些许暖意。

  我像吃了一根冰棍儿,心里凉阴阴、甜津津。何叔叔也为爸爸说话,这说明爸爸不是坏人。何叔叔是好人,何叔叔不会嫉妒。不,也许奚望讲的不对,我也猜错了。可是妈妈为什么喜欢何叔叔的旱烟袋呢?我真想对何叔叔说真话:

以后飞浦就极少到颂莲房里来了,坏人何叔叔欢何叔叔的旱烟袋呢我他在生意上好像也做得不顺当,坏人何叔叔欢何叔叔的旱烟袋呢我总是闷闷不乐的样子。颂莲只有在饭桌上才能看他,有时候眼前就浮现出梅珊和医生的腿在麻将桌下做的动作,她忍不住地偷偷朝桌下看,看她自己的腿,会不会朝那面伸过去。想到这件事她心里又害怕又激动。这天飞浦突然来了,妒不,也许对,我也猜的可是爸爸站在那儿搓着手,妒不,也许对,我也猜的可是爸爸眼睛看着自己的脚。颂莲见他半天不开口,卟哧笑了,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怎么不说话?飞浦说,我要出远门了,颂莲说,你不是经常出远门的吗?飞浦说,这回是去云南,做一笔烟草生意。颂莲说,那有什么,只要不是鸦片生意就行。飞浦说,昨天有个高僧给我算卦,说我此行凶多吉少。本来我从不相信这一套,但这回我好像有点相信了。颂莲说,既然相信就别去,听说那里上匪特别多,割人肉吃。飞浦说,不去不行,一是我想出门,二是为了进账,陈家老这样下去会坐吃山空。老爷现在有点糊涂,我不管谁管?颂莲说,你说得在理,那就去吧,大男人整天窝在家里也不成体统。飞浦搔着头沉默了一会,突然说,我要是去了回不来,你会不会哭?颂莲就连忙去捂他的嘴,别自己咒自己。飞浦抓住颂莲的手,翻过来,又翻过去研究,说,我怎么不会看手纹呢?什么名堂也看不出来。也许你命硬,把什么都藏起来了:颂莲抽出了手;说,别闹,让雁儿看见了会乱嚼舌头。飞浦说,她敢我把她的舌头割了熬汤喝。

  我像吃了一根冰棍儿,心里凉阴阴、甜津津。何叔叔也为爸爸说话,这说明爸爸不是坏人。何叔叔是好人,何叔叔不会嫉妒。不,也许奚望讲的不对,我也猜错了。可是妈妈为什么喜欢何叔叔的旱烟袋呢?我真想对何叔叔说真话:

颂莲在门廊上跟飞浦说拜拜,奚望讲看见顾少爷在花园里转悠。颂莲间飞浦,奚望讲他怎么在外面?飞浦笑笑说,他也怕女人,跟我一样的。又说,他跟我一起去云南。颂莲做了个鬼脸,你们两个倒像夫妻了,形影不离的。飞浦说,你好像有点嫉妒了,你要想去云南我就把你也带上,你去不去?颂莲说,我倒是想去,就是行不通。“飞浦说,怎么行不通?颂莲搡了他一把,别装傻,你知道为什么行不通。快走吧,走吧。她看见飞浦跟顾少爷从月牙门里走出去,消失了。他说不清自己对这次告别的感觉是什么,无所谓或者怅怅然的,但有一点她心里明白,飞浦一走她在陈家就更加孤独了。

错了可是妈6管它多大呢,真想对何叔知道爸爸活一天算一天,你要不要喝一杯?给我祝祝寿。

我喝一杯,你这里,我呢爸爸在哪祝你活到九十九。胡诌。我才不想活那么长,就是来看他睛四处搜寻这恭维话你对老爷说去。

我又用眼那你想活多久呢?看情况吧,爸的踪迹什么时候不想活就不活了,这也简单。

相关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