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的梦。 特的梦赤着一双小脚丫子

时间:2019-10-11 05:48来源:白油豆腐网 作者:梅花鹿

  歪鸡从两三岁起就裹一片又黑又脏的破袄,特的梦赤着一双小脚丫子,特的梦跟随着他讨饭的父亲在风冻的黄土梁上跑来跑去。不过父亲突然发现自从有了歪鸡之后,他的肚皮一天天地见饱了,碰着那有钱的善心人或许还弄两个零花钱。养活这家人的如今已不再是他仇老汉,而是他身边的这个瞪着一双贼眼,只知道吃和号的小动物。仇老汉终于发现了谋生求食的窍门,晓得了如何从更大的幅度上发掘和利用人们的同情心。大冬天,北风嘶叫。他让几乎是赤身裸体的歪鸡在街角一蹲,面前放一只破帽瓢儿,然后由他绘声绘色地来向围观的行人宣讲:

姜姜这时进窑,特的梦一看炕上叔的样子,特的梦格格笑了起来。杨孝元连忙坐下,拣起纸烟,抽了一口,满面惭色地道:"唉唉唉,叫我也该咋嘛!"针针命他道:"拿上槌子捣玉米!该咋该咋,早知该咋就不要在我面前胡吹冒撂!"杨孝元慌忙撇下纸烟,特的梦咣当咣当地忙活起来。看他那诚恳的样子,特的梦针针自叹一声,下了炕。说实在的,她也不是有意难为他。作为一个女人,半辈子都走过来了,也太晓得进退的道理了。杨孝元这里,正是她进不愿退不忍的。只是到了眼下,吃饭的事情,是她不得不跨的门槛了。所以她竟也想一咬牙与他撇脱了算了。针针一面思谋一面清扫着锅台案板。转瞬之间,姜姜也将灶火点起来。杨孝元那里也攫捣得差不多了。针针便呼姜姜,道:"姜姜,快去从隔壁四婶那里要根葱来,妈给你贴玉米饼吃!"灶下的姜姜应了声。

  特的梦。

姜姜走出院子,特的梦大概是因为叔刚才的洋相,特的梦忍不住好笑了一时。出院门走了几步,听得村头人语喧天,赶了过去。只见歪鸡刚从公社回来,便被建有他爷揪住,长呼短唤着,问他要人。歪鸡和弟兄们好言解释,老汉惶的只不听从,凭着老声一力嘶叫。值此,村人才晓得建有与铁匠女子私奔的事情。姜姜肚里饿,特的梦也不敢随人盘桓,特的梦转身从四婶家讨葱回来。妈将面已经和好,软软地靠在灶头,单等着她这根葱了。一家三口,从这一夜起,始将家庭的基本模样固定了下来。杨孝元终于盼来了让他撇脱的第一天。为他那"好得不能再好"的状况,又加上了一好,心中自然是欢喜异常。外面显然是声响越闹越大,但此时他顾不得了,只老老实实蹲在灶下添火。特的梦《骚土》第七十六章 (1)

  特的梦。

特的梦刘武成槽头漫话过日子特的梦鄢崮叟麦田演绎人世间

  特的梦。

歪鸡结结实实挨了建有爷几拐杖,特的梦心里倒想,特的梦只要老人心里舒畅,挨就挨几下吧。只是经过老汉这么一闹,大家伙儿不欢而散。歪鸡自行回家。一进院门,院子里面空空荡荡的。

在公社他便晓得,特的梦老爸不在家里。他又钻进黄龙山里,特的梦寻他的老伙计避饥荒去了。老爸这人说来也怪,一辈子没交过一个朋友。临到老了老了,交了山里头一个朋友。那老汉也是个鳏夫,与他二人不知因何机缘交往上了。两个鳏夫情投意合,极是对铆。老爸闲时总将那人吊在嘴上,逢人便讲老伙计待他的好处。这一年又捱到青黄不接的季节,儿子被公社叫走,或许他还巴不得如此。所以,歪鸡前脚刚走,他后脚便跟着进了山。吃混在老伙计家里,白天扛着镢头,与老伙计一起挖山开地。老汉看歪鸡如此心悦诚服,特的梦不觉笑了起来。歪鸡这时突然从老汉皱起鼻头的笑容里,特的梦看见了黑女那熟悉的影子,看到了父女俩的相像之处。此时,他心底里突然产生出一股无名的冲动,像是被什么东西唤醒,猛地站立起来,大声对老汉道:"我晓得了。"说着下炕,大踏步出了窑门。老汉意犹未尽从后面喊他:"咋去?"歪鸡没回答他,自顾出了大院。

歪鸡前年秋天曾经给南罗城一户人家修过房厦,特的梦去的路也熟悉。所以便不再犹豫,特的梦出了村爬上村东的大墚,通过星光照着夜色下一条隐约闪现的小道,朝南罗城走去。听黑女说,她婆家在村西住着,院门前蹲着一个石碌碡。院子的后山坡上长着一棵大桑树。这一路,歪鸡想了什么问题经了多少磕绊竟无须一一细说了,他想的只是如何在深更半夜里,将黑女从那男人的屋里唤出来。且说世间男女挨到了欲火燎烧的年纪,特的梦遇上这事竟都能不辞辛苦。歪鸡大步若飞,特的梦夜半时分,便已摸到南罗城的村头。南罗城坐落在面向西南的一座坡地上,被许多高木大树遮掩着,黑压压的一片。村间的土墙瓦门影影绰绰,十步之外很难辨别清楚,更别说是一个不大的碌碡。面对这样的情况,歪鸡不禁叫苦,心想,要摸到黑女言说的那个家门,看来须费一番周折了。而且让他感到难堪的是,也许是他脚步惊动,村子突然自西向东传来不绝的狗叫声。这之后,在村间不远的土墙下很快聚集了几条黑影,那黑影一面狂吠一面向他围了上来。他欲从地上拣起一块砖头,不巧摸了一手湿稀的牛粪。这给他很不吉利的感觉。尽管如此,面对这些长着獠牙的主人,防护仍是十分必要的。他压低着嗓音发出一种怪声,抡着两只长臂,像是长臂的猿猱,边打边退。所幸的是它们并没有真的扑上来下口咬他。它们将他赶到村口,便放弃了追击。它们站立在丈余高的土坎上面,一面朝他空吠,一面互相摇摆着尾巴,像是摇摆着胜利的小旗,以示庆贺。然后,隐回到村庄的深处。

歪鸡看到坡下有一面涝池,特的梦于是走下去洗手。一池鼓噪的蛙鸣即刻被他的到来弄得哑然无声了。看来做贼是门非常的手艺,特的梦偷情需要更高的技巧。这一切他都没学会。他有的只是年轻人的那股子狂躁和冲动。他用衣襟擦干了手,回转身向坡顶上爬去。这时的夜很凉很凉,而他一个人像个鬼魂似的乱串着。到了坡顶,只见眼皮下的南罗城突然清晰了。他吃惊地抬起头,原是一弯细月越过东面的山墚照了过来。他站立的位置是一棵大树的下面,恰巧的是,他看到树枝叶在夜空中娑娑抖动的影子,假如没认错的话,它就是黑女所说的那棵结着黑桑葚的桑树。看到这,特的梦他的心欢快地跳动着。他幻想,特的梦能在桑树下搂抱着黑女那温暖的身躯该有多好啊,让黑女坐在他的腿上,甚至于……他看见坡下几户人家的院落。毫无疑问,黑女此时就应该在其间的哪一间房厦和窑洞里,正做着什么美梦呢。他下了坡。也许老天爷就许下他今夜和黑女有一次约会,他一眼发现了黑女所说过的那个家门。这时辰,村子里鸡不叫,狗不咬。他摸到门楼底下,轻轻地推了推门,里面闩着。他后退几步,院墙并不很高,而且在墙下堆着一座土堆。对他来说,翻墙进院已是举手之劳了。

相关内容
热点内容